常見(jiàn)問(wèn)題

了解行業(yè)最新資訊,把握市場(chǎng)動(dòng)態(tài)。

微信江湖:秘密那么多 既要社交又要

發(fā)布日期:2014-04-03; 點(diǎn)擊率:24958; 來(lái)源:太倉蘇易

翻翻大家的網(wǎng)絡(luò )社交平臺賬號,這里有無(wú)數的小秘密。我裝作毫不在意,卻天天去你的頁(yè)面“報到”;笑瞇瞇地打招呼,老子早已屏蔽了你。我們強勢又膽怯,“傲嬌”又自卑;希望最大限度地保護隱私,又永遠熱衷于偷窺別人的世界。 網(wǎng)絡(luò )社會(huì )有著(zhù)不同于現實(shí)社會(huì )的社交規則,我們共同的追求是,不動(dòng)聲色,了無(wú)痕跡。

 

 

【無(wú)痕——“看Ta”】誰(shuí)主動(dòng)加對方,誰(shuí)就“輸了”

 

想知道Ta的動(dòng)態(tài),又不想讓Ta,也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想知道,寧愿每天在搜索框里“手動(dòng)”輸入那個(gè)早已爛熟于心的昵稱(chēng)?“暗戀、盯梢神馬的最費神了,悄悄關(guān)注一鍵搞定!”當年微博“小秘書(shū)”的宣傳語(yǔ),說(shuō)出了多少人的心聲。

“我悄悄關(guān)注了一個(gè)高中時(shí)候的同班女生?!闭谧x研的小珊說(shuō),“她很漂亮、優(yōu)秀,我覺(jué)得我也不差,一直在明里暗里競爭著(zhù),不過(guò)上了大學(xué)就基本沒(méi)怎么再聯(lián)系了。開(kāi)了微博,我們也沒(méi)有互相加關(guān)注。不是不知道,我們有很多‘共同關(guān)注’的同學(xué),他們的微博時(shí)常有我或者她的照片,也會(huì )“@”到我們。怎么說(shuō)呢,出于一種可笑的自尊,好像誰(shuí)主動(dòng)加對方誰(shuí)就‘輸了’?!?

為了“不輸”,小珊硬撐著(zhù)不肯先邁出一步,又忍不住想看看對方的狀況,三天兩頭就去人家的頁(yè)面上溜達一下,后來(lái)嫌麻煩,干脆加了“悄悄關(guān)注”?!拔矣X(jué)得不只是我這么想,否則她為什么不來(lái)加我呢?”小珊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沒(méi)準她早就悄悄關(guān)注我了吧!”

國家二級心理咨詢(xún)師肖雪萍坦言,自己也曾“悄悄關(guān)注”過(guò)某位被限制發(fā)言的人?!耙驗槟莻€(gè)人的事在社會(huì )上影響很大,怕公開(kāi)關(guān)注給自己帶來(lái)麻煩?!笨墒呛髞?lái)想一想,她也笑稱(chēng)覺(jué)得自己真是多此一舉了?!拔以僭趺辞那年P(guān)注,新浪和網(wǎng)警那邊肯定是知道的嘛?!?

QQ空間看過(guò)相冊、日記后,可以選擇“刪除本次記錄”;人人網(wǎng)面向等級15級或者VIP3級以上用戶(hù)開(kāi)放“隱身訪(fǎng)問(wèn)”設置……聰明的社交網(wǎng)站,對于大家越來(lái)越希望“藏起來(lái)”的意愿可謂洞若觀(guān)火。   

 

【無(wú)痕——“不看Ta”】每三四天,專(zhuān)門(mén)去被自己屏蔽了的領(lǐng)導頁(yè)面點(diǎn)點(diǎn)贊、寫(xiě)寫(xiě)評論

 

“我這小黑屋,關(guān)了9個(gè)人?!惫蔹c(diǎn)開(kāi)微信,在“不看他(她)的照片”一欄里,5男4女的頭像排滿(mǎn)了半個(gè)屏幕?!拔铱纯醋罱l(fā)的啥……嘿,真沒(méi)冤枉他們,還那樣!”

成為“朋友”,似乎從未像如今這般迅捷。幾下點(diǎn)擊,彼此的生活和思想就一覽無(wú)余。當然,“兼收并蓄”常常伴隨著(zhù)時(shí)而被“三觀(guān)不合”的內容硌到眼球的煩擾——

“這男的,風(fēng)水派,你看,‘2014年犯太歲,你身邊有沒(méi)有屬龍,屬蛇和屬馬的人?’;‘2014年,為自己的老媽轉一次’;‘果斷地轉!2014順順順!’一個(gè)大男人,這么執迷于星座屬相,受不了?!?

“這倆男的,無(wú)聊派,每天能發(fā)十幾條。轉的段子、新聞都很老舊,或者拍一些沒(méi)什么意思的風(fēng)景,藍天拍,霧霾拍,下雪拍,堵車(chē)拍,站在高處拍……”

“負能量派,憤青,玩世不恭,說(shuō)什么事兒都少不了‘屌絲’、‘北漂’、‘錢(qián)’、‘權’,永遠在調侃,特不喜歡這種態(tài)度?!?

“這是律師,偶然認識的,不熟。發(fā)的言論、分析太嚴肅太專(zhuān)業(yè)了,‘不明覺(jué)厲’啊,默默退散吧?!?

“我對女的相對寬容一些,屏蔽的這4個(gè),自拍狂、刷屏狂,這位最厲害,自拍式刷屏狂……”

幸好微信提供了屏蔽功能,你的寶貴頁(yè)面,再不會(huì )被這些沒(méi)營(yíng)養的內容侵占。不過(guò),屏蔽也是個(gè)技術(shù)活兒。姜小姐把“心靈雞湯派”的領(lǐng)導關(guān)進(jìn)了“小黑屋”,又不敢徹底與之“斷絕關(guān)系”。每三四天,她會(huì )打開(kāi)“不看他(她)的照片”,專(zhuān)門(mén)進(jìn)入領(lǐng)導的頁(yè)面,把領(lǐng)導新發(fā)的內容瀏覽一遍,挑上幾個(gè)點(diǎn)點(diǎn)贊,寫(xiě)寫(xiě)評論。

微博上當然更不能隨意取消對“討厭”的熟人的關(guān)注,萬(wàn)一哪天這廝手欠點(diǎn)到你的頁(yè)面,結果發(fā)現已經(jīng)不是“互相關(guān)注”的狀態(tài),或者突然私信發(fā)不出去……還是用屏蔽功能比較保險。對方毫無(wú)察覺(jué),不傷和氣。

 

【無(wú)痕——“不讓Ta看”】發(fā)布選“私密”,列表選“其他”,老媽就自動(dòng)被擋在外面了

 

近日,少女漫畫(huà)家“偉大的安妮”繪制漫畫(huà)“請別自私地,獨占你的生活”,描繪上了年紀的父母戴著(zhù)老花鏡,一遍遍地學(xué)用微博、微信、朋友圈,甚至請鄰居家的小孩幫忙,只為多了解一些子女的日常生活情況,令無(wú)數網(wǎng)友動(dòng)容。

與此同時(shí),也有不少網(wǎng)友表示,正因為怕父母擔心,或者在意見(jiàn)有分歧的問(wèn)題上不愿過(guò)多解釋?zhuān)芏鄷r(shí)候才選擇了隱瞞。網(wǎng)友@kalloer稱(chēng),“不是所有東西都適合和他們分享,偶爾發(fā)個(gè)牢騷還要被擔心半天,何苦?除了圍脖微信空間,不還有別的方式嘛?!?

“還是有選擇地分享比較好,而且要不動(dòng)聲色,否則被父母發(fā)現你在‘防’著(zhù)他們,會(huì )很傷心的”,上海白領(lǐng)趙靜依說(shuō)。貓咪“小虎”,已經(jīng)養了三年多了,她將它視作“兒子”,感情頗深。不過(guò)當“小虎”還是小奶貓時(shí),趙靜依曾在朋友圈里曬過(guò)幾次照片,收獲無(wú)數“贊”的同時(shí),每次都被媽媽打來(lái)電話(huà)批評。

“她反對我養貓,說(shuō)不衛生。而且我拍過(guò)幾次給小虎買(mǎi)的各種貓糧、罐頭,香腸等等,在柜子里堆得層層疊疊的照片,她說(shuō)我亂花錢(qián),養貓太浪費?!睘榱瞬桓赣H起爭執,靜依謊稱(chēng)已經(jīng)將貓送走了?!胺凑以谏虾?,她平時(shí)也不知道,偶爾她過(guò)來(lái)看我,就暫時(shí)把貓放到朋友家?!?

為了能享受“曬貓”的樂(lè )趣,又不被老媽嘮叨,靜依將朋友圈編輯成了兩個(gè)組,“家人”和“其他”。如果涉及到貓的內容,發(fā)布時(shí)選擇“私密”,然后在下拉列表中選“其他”,老媽就自動(dòng)被擋在組別的壁壘之外了。

迫于面子加了微信,可又不想讓不熟的人太過(guò)深入地“窺視”到自己的生活;上了一天班,想要放放松吐個(gè)槽,單位的領(lǐng)導得先屏蔽好。家人、同事、三分熟、五分熟、七分熟……只要你的組別編輯合理,定位精準,不讓誰(shuí)看什么,誰(shuí)就看不到什么。其余的時(shí)間,風(fēng)平浪靜,相安無(wú)事。

 

【無(wú)痕——“和Ta互相看”】或許在他們看來(lái),我們之間的關(guān)系還沒(méi)有親密到我以為的程度吧

 

與“群”、“組”的概念類(lèi)似,在微博上,如果不想讓所有粉絲都看到自己發(fā)送的某條信息,可以選擇建立“圈”,只有那個(gè)圈里的成員才能看到。如今已被網(wǎng)頁(yè)版微博取消掉的“密友”功能,可以說(shuō)是最為“強關(guān)系”的“圈”。在互相發(fā)送密友申請時(shí),人們曾經(jīng)歷過(guò)嚴峻的“親密度判斷”考驗與博弈。

2012年底,小白開(kāi)始使用密友功能。一段時(shí)間后,有個(gè)女生申請加他為密友?!斑@就比較容易產(chǎn)生尷尬”,小白解釋?zhuān)癆給B發(fā)送密友申請,B同意,兩人成為密友,彼此可以看到對方所有在密友圈里發(fā)布過(guò)的微博。因為我早就開(kāi)始玩密友了,我們成為密友之后,她可以看到我所有的密友微博,會(huì )發(fā)現早在她加我之前,我已經(jīng)在使用密友功能,而那時(shí)我并沒(méi)有加她……”

既然可能會(huì )給別人帶來(lái)失落,自己也就免不了有失落的時(shí)候?!拔铱偣步o19個(gè)自認為關(guān)系很好的人發(fā)送了密友申請,有17個(gè)人通過(guò)了,另外二人遲遲沒(méi)有接受??伤麄兊娜粘N⒉┻€在更新著(zhù),說(shuō)明不可能沒(méi)有收到。只有一個(gè)解釋?zhuān)麄儾幌虢邮苌暾??!毙“撞聹y,“或許他們此前已經(jīng)發(fā)了一些私密微博,不希望我看到。在他們看來(lái),我們之間的關(guān)系還沒(méi)有親密到我以為的程度吧?!?

早在N年前,QQ的“隱身對其可見(jiàn)”,幾乎算是“默默互相看”的鼻祖;而“在線(xiàn)對其隱身”,則訴說(shuō)著(zhù)“就不讓你看”的悲哀。小小聊天工具已如此變幻莫測,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發(fā)展到今天,對微妙人性的揣度與迎合早已深不可測。

上一篇微網(wǎng)站的初步建設的構想

下一篇互聯(lián)網(wǎng)保險岔路口的三大矛盾

返回頂部